新浪科技:上海荷福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周锦霆:机器人的灵魂人工智能

时间: 2018-03-07

clip_image002.jpg

新浪科技讯 1024日消息,2016世界机器人论坛21日开始举行,大会邀请国内外机器人领域知名学者、专家围绕共创共享共赢,开启智能时代这一主题进行交流研讨。上海荷福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周锦霆的演讲主题为《中国人工智能的应用与发展》,他表示,研究开发机器人要坚持两个导向,必须坚持以市场需求和行业应用为导向,坚持以利国利民为导向,坚持校企联合双创的新模式,提升产学研一体化的水平,持续推进科技转化为成果与应用。机器人的发展必须要结合军民融合,从军队当中把国家在军工体系当中的大量人才和大量技术转为民用。

以下为演讲实录:

  各位尊敬的来宾,大家下午好!很高兴和大家欢聚在2016世界机器人大会,和大家分享我对人工智能的思考以及人工智能对中国的应用和发展的想法和看法。今天很多嘉宾都在谈机器人和机器人的技术,我今天就和大家分享一下机器人的灵魂——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这个概念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提出以来,一直获得了高速的发展。从深蓝超级计算机用高速运算以及优秀的程序击败了人类国际象棋高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到今天人工智能又以深度的自我学习、自我提高的功能战胜了人类围棋大师李世石,把人工智能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也掀起了一场人工智能的革命。李世石一直是我的偶像,我从小就喜欢看他下围棋,因为他下围棋是一种享受,他非常非常的厉害,有两个韩国人是我的偶像,一个是李世石,另一个是金秀贤,因为我的太太喜欢金秀贤。李世石失败了让我非常震惊,一个是因为他是我的偶像,另一个是我觉得人工智能已经达到了非常可怕的、前所未有的高度,它带来的这场革命意义深远,可以说大大地超越了第一次蒸汽机的工业革命。大家都知道第一次工业革命给这个世界格局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英国、欧美、日本,包括俄罗斯,当今的发达国家都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受益者,他们紧跟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步伐,成就了今天的强大。第一次工业革命没有赶上脚步的国家就是落后国家,包括我们国家在内都是如此。这个世界力量格局的分布一直到一百多年之后的今天依然没有本质的改变,所以当比第二次工业革命更加重要的人工智能到来的时候,我国的处境就是处在了一个十字街口,今天我想谈一谈我们国家对于人工智能这个板块的应用以及整个人工智能的发展。

  大家都知道,人工智能有了自我学习的功能之后就会变得异常强大。人类再优秀也有生理的局限性,比如每个国家都有王牌的飞行员,都是这个国家的天才,尽管这个国家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和时间去训练,可是人工智能通过自我学习和深度学习可以学会全世界所有王牌飞行员的经验、技术和能力,而且没有人类的生理极限,不知道疲劳,也不会生病,最可怕的是它不怕死,所以它是没有任何生理局限的,可以永远不断学习、不断提高自我升级、战无不胜的一个机器,人工智能对社会的影响和对我国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我国对人工智能的应用也进入了一个非常高峰的时期,但是面临着几个严峻的问题,就是有历史机遇也有问题。

  人工智能在传统工业制造水平的低端化,这个是制约我国人工智能发展的关键因素。我们有一款机器人是我们公司的原创产品,也是羽毛球运动陪伴机器人,是目前世界上第一款可以和人类互动的羽毛球机器人,经过高速运算可以捕捉到运动轨迹,也可以和人产生非常良好的互动,得到了大家的关注。这一款机器人在亚太比赛当中拿了两次冠军,也是一款非常优秀的人工智能机器人。但是这款机器人在核心零部件上面,比如最简单的私服电机和减速器,这些核心零部件上不得不依赖进口的设备。国产这些设备和硬件也非常多,但是可靠性和耐用性存在着非常严峻的问题。进口的关键零部件价格非常昂贵,大幅度地提高了人工智能产品的成本,使得人工智能产品在制造、应用和推向市场的过程当中大大增加了成本,而且大大延长了生产周期,也是我们发展人工智能产品和人工智能机器人的重要障碍。

  现在我国掀起了人工智能产业园,国家也给予了大量的政策扶持和资金,几乎每个省市都有大量的人工智能产业园、工业制造和智能制造相关的基地,可以说是全国上下一片热潮。但是我个人的理解是,在机器人的关键零部件和核心零部件没有彻底解决问题之前,这样的大幅度盲目地发展人工智能机器人的产业园和产业基地,全民式的运动是比较激进的。与其花费大量资金、大量人力物力和精力去做那么多机器人集成的产业园和工业园,不如扎扎实实地用五到十年的时间把国产的基础硬件和关键零部件彻底解决问题,哪怕一个小小的轴承,我们可以做到国际一流水平,那么人工智能机器人事业一定会突飞猛进、弯道超车。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迟早有一天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另一个问题也很严重,高端人才稀缺、人才活力不够,主要是指高端的理论体系人才稀缺,技术人才很多,甚至堪称全世界最多,但是我国非常缺乏高端的理论性人工智能机器人的人才。因为我国的国情特殊,工业基础发展不均衡,经济发展也有独特的国家地位、历史地位和社会地位,人工智能机器人如何在新的形势下为我国的经济建设做出贡献,也为我国的产能升级、国民经济结构改造以及国家经济高速发展提供引擎和动力?非常稀缺的是符合我国经济发展的人工智能的理论学家,因为没有非常科学严谨认真的人工智能理论作为指导、支持和支撑,我们的国家决策和整个政府导向,包括全民创业和所有的人工智能工作者在机器人研发、生产、运营,包括政府管理部门对人工智能政策的扶持都会产生重大的误区,也会有很多弯路要走。我国现在急需聘请高端的、针对我国国情的人工智能理论家。一个青少年现在已经发育得很快,国家也很支持,就像今天的展会人山人海,我们的展台都被无数的小朋友占满了,说明大家都很关注,那么就会拧成一股绳来做这个事情,各级政府也都很支持,都在探讨人工智能对产业升级和工业制造整体本质的提高,现在急需一个国家层面的理论支持。

  还有一个阻碍我们人工智能发展的不利因素就是人工智能的概念普及不到位,行业标准不规范。什么叫做人工智能的概念科普不到位?现在去问来参观的民众什么是人工智能,没有一个人可以回答得出来,人工智能的机器人或者产品和电子玩具之间有什么本质的区别?这个概念非常模糊,所以我在我们的展台上特地做了一个直立行走机器人,而且我特地把工业外科取掉了,很多人说会暴露一些所谓的商业机密,我说我们这个就是科普机器人,让大家知道这个机器人为什么可以走路,关节为什么能动,整个零部件是怎么组成的。包括我本人在内,我们从小接触人工智能机器人的概念就是从好莱坞的电影,机器人和人一样可以行走,可以具有人的一切功能,当然比人的能力要强大很多,但是里面全部是机器,那我就还给大家一个好奇心,把所有的外观、所有的皮肤、所有的金属包装全部取掉,留下里面的一个金属的骨骼,让大家来认知一下。为什么它叫机器人?因为它可以取代人的体力劳动,也可以取代人的脑力劳动,没有生理的极限,可以无穷无尽地帮助人类不断地走向未来。因为科普的不到位,也因为整个普及化不够,导致现在市场上几百块钱甚至几十块钱成本的电子玩具,这样给消费者一个误导,你的机器人卖一千块钱,哪怕成本是九百块钱都是很贵,几十块钱的机器人就误导了我们机器人市场的消费,也是真正优秀的机器人产品不能大面积地占有市场和推进市场,市场上充斥着电子玩具,电子玩具化对机器人的破坏是非常严重的。如果想走进千家万户,这一道坎是必须要过的,高端制造部门里面我们的人工智能可以畅通无阻,因为它的特殊性和先进性不会用便宜和贵来解决,但是一旦走向市场,我们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人工智能的产品不能你卖一百块我卖两百块就贵,这对人工智能的发展是致命的。一

  整个科研与实际的产出和科研成果转化成产品对国家进行一个大幅度的产能提高没有什么实际的帮助,都是项目化和经费化,有的时候为了经费而申请项目,项目完成经费拿到,可能结束以后就会形成一个论文,然后再进行下一个项目申请经费,科研就会变成一个申请经费的手段。当然,这个也不是特别普遍的现象,但是这样的内容比较多的话也对我国人工智能的发展,特别是浪费大量的国家资源和国家金钱,也起不到什么很好的作用,相当于把很多优良的种子撒到盐碱地里面,当春天和秋天来的时候不会有任何收获,整个国家科研经费的使用也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坚持两个导向,就是必须坚持以市场需求和行业应用为导向,以利国利民为导向。什么叫做市场需求行业导向?这个很简单,就是市场真正需要什么、行业真正需要什么。比如我们一个六足并联机器人可以在任何异常复杂的环境之下行走,可以解决很多行走的问题,比如消防、救灾这些特殊的场景就可以解决问题,只具备一个走路的功能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吗?没有,所以我们要引入相关的行业进行共同的研发,也有针对市场凭着定单研发,这个会迅速地投向市场,迅速地形成定单,也会迅速地对国家经济产生重大的支持和影响。

  坚持校企联合双创的新模式,提升产学研一体化的水平,持续推进科技转化成成果与应用。很简单,现在作为民营企业和我们国家一般的人工智能企业,想要在技术上有一个快速全面地突破和提高,社会招聘也好、海外引进也好,都很难达到一个国际水平,也很难达到应用级的水平。我们要推出成熟的产品,迅速地为国民经济做出贡献,不如直接走进高校,国家大量的资源在高校里面,也为高校教育投入了人力物力财力,高校的许多科研成果转化成生产力就是企业擅长的强项。企业的需求、企业的资金、企业的市场导向与学校的科研成果相结合必定能够产生丰硕的成果,这是我们和电子科技大学成立的荷福研究院,占地两万平米,一共有七百多位正副教授在里面提供科研的平台,我们把行业导入的需求与学校的技术相结合,已经结出了丰硕的成果,也有大量成熟的产品在国民经济当中得到广泛的应用,这样也算是把国家的经费和资源作为二次利用。

  狠下功夫,整合政府高校企业优势资源,建成我国智能制造、高端制造领域的重大突破,特别是基础机电设施的突破。我们的基础零部件、关键零部件必须要竭尽全力,动员国家全部力量来解决。这个东西就像人的腿一样,现在我们的腿还站不直走不稳如何去跑?更谈不上飞,所以尽快解决核心零部件,哪怕是一个轴承、私服电机和减速器达到国际一流水平,这个对我们整个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制造有一个最关键的支撑,所以国家下一步应该把这个作为一个核心重点突破,这个问题突破了,国家人工智能的发展一定是突飞猛进,也可以弯道超车。

  保护知识产权,激活市场人才的活力,这个应该是可以解决了,现在也有了全世界最好的体制。

  军民融合、用活军中人才,挖掘民间天才,把生意交给企业,将力量留给国家。我认为我们机器人的发展必须要结合军民融合,从军队当中把国家在军工体系当中的大量人才和大量技术转为民用。就像刚才说的基础零部件可能在民用不行,但是在军用一定可以,这样也可以弯道超车,迅速提高人工智能的基础力量。把生意交给企业就是盘活企业,为什么说民间有天才?因为我觉得人才都在军中,这是国家培养的结果,肯定全部都是大量的人才,但是天才是可遇不可求的,通过这种军民融合,把生意交给企业,说不定在偶然之间就会发现一个天才,有的时候一两个天才就足够了,就像少林寺的扫地僧一样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是关键的时候给他机会他就出现了,他将留给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一个惊喜。


主办单位

北京市人民政府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承办单位

中国电子学会 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局 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
获取有关世界机器人大会的最新动态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大会官方微信
中国电子学会 © 2015-2021 All rights reserved备案号:京ICP备12041980号-10